AJAX

看到标题时,有些同学可能会想:“我已经用xhr成功地发过很多个Ajax请求了,对它的基本操作已经算挺熟练了。” 我之前的想法和你们一样,直到最近我使用xhr时踩了不少坑儿,我才突然发现其实自己并不够了解xhr,我知道的只是最最基本的使用。 于是我决定好好地研究一番xhr的真面目,可拜读了不少博客后都不甚满意,于是我决定认真阅读一遍W3C的XMLHttpRequest标准。看完标准后我如同醍醐灌顶
看到标题时,有些同学可能会想:“我已经用xhr成功地发过很多个Ajax请求了,对它的基本操作已经算挺熟练了。” 我之前的想法和你们一样,直到最近我使用xhr时踩了不少坑儿,我才突然发现其实自己并不够了解xhr,我知道的只是最最基本的使用。 于是我决定好好地研究一番xhr的真面目,可拜读了不少博客后都不甚满意,于是我决定认真阅读一遍W3C的XMLHttpRequest标准。看完标准后我如同醍醐灌顶
看到标题时,有些同学可能会想:“我已经用xhr成功地发过很多个Ajax请求了,对它的基本操作已经算挺熟练了。” 我之前的想法和你们一样,直到最近我使用xhr时踩了不少坑儿,我才突然发现其实自己并不够了解xhr,我知道的只是最最基本的使用。 于是我决定好好地研究一番xhr的真面目,可拜读了不少博客后都不甚满意,于是我决定认真阅读一遍W3C的XMLHttpRequest标准。看完标准后我如同醍醐灌顶

微信公众账号

微信扫一扫加关注